2次高考落榜6年家庭“煮夫”华裔导演李安的人间情与电影梦

No Comments

当时很是震惊于他的大胆和无畏,更想知道,促使他拍摄这样一部惹人争议的大时尚激情戏的动机和因由。

李安是华语影坛大师级的人物,他曾两度问鼎奥斯卡最佳导演,至今拍摄了多部电影长片,斩获国际奖项无数,堪称华人电影导演的杰出代表。

李安对电影梦的执着和坚韧,对人间情的理解和表达,化作一座座高山仰止的丰碑矗立在播撒梦想的沃野之上。

李安是感性的,也是理智的;是狂野的,也是深沉的;是儒雅的,也是奔放的 ,他似乎永远都活在那个令人捉摸不透,却又偏偏想去一探究竟的情梦之间。

中国传统文化有种“宿命论”,按照这种观点,李安走上影视之路似乎是命中注定的。

在旁人看来,李安能够与艺术结缘却存在很多意外的因素,其中不乏对父权抗拒的结果。

出生于传统书香门第的李安,父亲李升从事的是教育工作,他对儿子的教育很严格。

从小到大,李安和父亲都鲜有交流,多数情况下都是父亲在餐桌上训话,而他默默听着,不敢回应和有任何表达。

他受到的钟爱最多,挨的打也最多,弟弟李岗曾对媒体说:“父亲的压力都给了李安。”

思想传统的父亲一直都希望他能子承父业,为人师表,可李安的成绩却一直都不太理想。

他高中就读的台南一中,父亲也在那里担任校长。因为成绩差,他感到无地自容,在学校总是躲着父亲。

由于精神压力大,心情紧张,导致大学联考接连两次失败,最后选择了台艺术专科学校影剧科。

“二度落榜在我们家犹如世界末日,我根本没想到会发生在我身上”李安后来在自传中描述道。

如果说考取艺校是李安对父亲的第一次反抗,那么6年后他选择国外的伊利诺大学继续深造,执意走导演之路,就是对父亲的第二次反抗。

多年后,李安在一档访谈节目中以一贯儒雅的微笑解释:“这种反抗不是言语的反抗或者行为的反抗,而是用做出的电影来说话。”

在一次访谈里父亲李升曾直言:“我就像《喜宴》里最后一幕双手高举的老父!”

虽然得到父亲的接纳和谅解,但李安仍说:“即使得到奥斯卡,功成名就,我还是觉得对父亲有亏欠。”

李安成名后,一次校友会致辞时,妻子林惠嘉对很多人好奇她是一位什么样的贤内助时回应道:“我不是那个支持者,我只不过由他自生自灭。”

国外纽约大学毕业后,李安在好莱坞的发展并不顺利,没有电影可拍,赋闲在家长达6年时间,带孩子、煮饭、写剧本、打零工……。

家庭开销全靠妻子微薄的收入维持,即使经济不宽裕,妻子也不太干涉他,从没要求过他上班养家。

只是在看到李安情绪低迷地呆呆坐着,就问:“你到底在干什么?无聊的话找个事做,不一定是赚钱的事。”

“我若是有国外丈夫志节的话,早该切腹了。”李安后来在自传中回首那段坠入谷底的日子时说道。

次日上班之前,妻子快上车时,突然转过身来对他说:“安,你要记得你的梦想!”

“我一直就相信,人只要有一项长处就足够了,你的长处就是拍电影。……你要想拿到奥斯卡的小金人,就一定要保证心里有梦想。”

无论是李安后来的声名显赫,还是未成功的隐忍落魄,妻子林惠嘉一直都是李安最重要的支持者。

李安的开山之作《推手》和此后执导的《喜宴》和《饮食男女》,被统称为“父亲三部曲”。

所谓“心理补偿”是指人们因为主观或客观原因引起不安而失去心理平衡时,企图采取新的发展与表现自己,借以减轻或抵消不安,从而达到心理平衡的一种内在要求。

他曾说过:“过去我因为没考上大学,对父亲一直有所愧疚,才会去拍那些影片(指父亲三部曲),……我这次满足的是一个现代人无法尽孝的遗憾。”

除此之外,离别的情绪在李安的作品中也随处可见,也是其电影最能打动观众的部分。

《断背山》中杰克和恩尼斯,这段持续了20多年的旷世之恋,交织在两人一次又一次的目送中。

《色戒》中王佳芝在国家和爱情,理性和感性之间艰难选择时,说出的那句“快走”,成了两人的诀别。

李慕白身负武学,内外兼修,不仅有一身独步天下的剑法,而且还是德高望重的大侠,可他却对俞秀莲有着超出礼节的感情。

他通过塑造各种各样的人物,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情感,把自己对情感的体验、理解与感悟重现在电影世界里,感人至深,四海共鸣。

他37岁才开始拍摄人生的第一部电影,却用很短的时间就完成了一段奥斯卡之旅,达到了很多导演一生都可能达不到的高度和成就。

李安说:“这个天分不是创作力,而是我能够这样专注,它本身是一种天分,还有我的周遭,大家相信我的这种能量,是我天分的一部分。”

这是李安自谦的话,但更让人信服的是,他在创作方面恰恰具有与生俱来的天分。

21岁时,还在上艺校的他就拍摄出了人生中第一部电影短片,在学生中间广为流传,后来还得到纽约大学教授们的认可。

而后又凭借毕业作品《分界线》获得了纽约大学写生影展最佳导演奖、最佳剧情片奖。

迄今为止,他拍摄了很多不同的电影题材,伦理、武侠,喜剧、甚至科幻,他都能从容驾驭。

他既拍东方,也拍西方,既拍古代,也拍现代,少有导演像李安一样涉猎题材之广,年代跨越之大,风格变化之多样。

张艺谋曾评价李安:“在东西方世界里游刃有余地行走的导演,恐怕华语影坛里只有李安一人。”

独特的经历让李安对人与社会,人与人,甚至自我与本我之间的冲突有很敏锐的知觉,能让他以世界舞台的高度在东西方文化里游刃有余。

李安不像别人对自己的归属很清楚,他说自己一辈子都是“外人”, 在台是外省人,到国外是外国人,回到大陆又是台胞。

正是他这种“外人”身份,能使他站在理性的角度去审视和思考很多现实问题,然后再将它们表达出来。

看着李安在访谈节目中温文尔雅地侃侃而谈,那种对电影的执着和热爱,不经意间就会流露出来。

他说:“只要是做电影,做戏剧的时候,我就比较灵光,超出了这个方面……,我就不行了。而在电影里面,也就是做导演我最灵光。”

上世纪90年代,整个华语片都意气风发,华语电影圈出现了很多优秀的导演和作品,斩获国际奖项无数。

一些优秀的华语电影作品,当时曾引发全世界关注,而李安作为华语圈导演,正好赶上这波大潮。

其实,还有一点,就是李安从不自视过高,他对待电影时刻保持着一种谨慎、警惕和危机感。

正是这样,他才能一次次完成电影的冒险之旅,不断尝试新的东西,开拓新的领域。

作者简介:燕子做窝,80后宝妈,愿与你一起品尝人间冷暖,一起看潮起潮落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